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此路是何路散文

短篇散文

此路是何路散文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手机版

此路是何路散文

  有一条路介于生和死之间,有一条路从阳间通往阴间,此路叫黄泉路。

开心炸金花_[官网入口]  人间有无数条路:羊肠小道、宽敞大道、蜿蜒之路、崎岖之路、爱情之路、成功之路、失败之路等等。人的一生,不论经过哪些路,最终都要踏入黄泉路。开心炸金花_[官网入口]而我母亲踏入黄泉路时只有五十七岁。

开心炸金花_[官网入口]  母亲在世时,是一个勤劳、能干、质朴、热心助人的人,哪家有什么困难事,只要能帮忙的母亲一定帮;邻里间有什么矛盾的,母亲一样从中解决,大家都称母亲为和事老。母亲的针线活做得特别精细,所以,如果哪家女儿要出嫁的话,都会请母亲帮忙做嫁衣、嫁鞋,有时怕赶不上常常熬到深夜甚至通宵。

  母亲对儿女更是关怀备至。自从那一年的寒冬,母亲用结婚时压箱的一块大红布做面子,撕开父亲不能再穿的旧布衫做里子,一针一线缝制的小棉袄,穿在刚出生的我身上时,我就仿佛感觉到了温暖和安全,于是躺在母亲的怀里不再哭闹,只有不停地吸吮着自己攥得很紧的小拳头。

  至此,一个弱小的生命在您的精心呵护下渐渐长大成人,这其中倾注了您多少心血啊。而调皮不懂事的我没有少给您惹事。记得有一年春天,邻居家大婶不知积攒了多长时间的钱,才买了几只毛茸茸的小雏鸡放在院子里晒太阳,我去找她的儿子玩,没有找到她儿子,却看见了那几只实在是太可爱的小鸡。于是,一手抓一只回到家里弄点水给它洗澡,结果,不大的功夫就把小鸡给整死了。母亲发现后大声训斥了我,然后赶紧去给大婶赔礼。

  还有一次,在放学回家的路上,也不知路边哪来的一块黑木炭,我随手捡起,把三婶家比我小两岁的弟弟脸上画得一塌糊涂。三婶带着弟弟找到我家,母亲一边给弟弟洗脸一边说好话。送走三婶和弟弟,母亲从脚上脱下鞋子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打了好多下,一边打一边说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啊?”然后跑进屋里偷偷地流眼泪。也就是这次以后,我仿佛长大了,不!真的长大了,因为我再也没给母亲惹过类似的祸。

  可是,我一心想做个乖女儿时,得了一种叫“贴骨疽”的病,这种病生于环跳穴处筋骨部位,表面不红不热,但痛如锥刺,不能屈伸转动,久则寒郁化热、腐肉成脓,而外形仍漫肿无头,一旦皮肤溃后收口很难。总之,得了这种病的人,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是很难存活的。我想,这一次我离鬼门关不远了。

开心炸金花_[官网入口]  十一岁的我痛得真想去死,是父亲母亲给了我生的勇气。父亲母亲轮流地背着我到处求医。在父亲母亲的哭求下,总算有一家中医院肯收留我,但没把握治好我的病。因为医院里得这种病的人,有的已经五年了还没有好转。开心炸金花_[官网入口]而收留我的这位医生是刚从南京来的实习生,姓林,我至今都没有忘记,他说我得病的时间不长或许有希望,但也只能是试试看。

开心炸金花_[官网入口]  就这样,林医生用十七种中草药搅拌成糊状,然后揉成圆形,最外边涂上叫明珠粉的中药,放在我右手掌心三个小时后再丢掉。不用吃药也不用打针,只要每天一次坚持三个月也许会有效果,父亲母亲说无论怎样都会坚持到底。那时没有钱住院,父亲母亲就轮流每天背我去医院,连自行车都没有。为了我的病,父亲母亲不知流了多少汗水和泪水,不知经过多少条路、走过多少里程,谁也无法计算。

  无数个日日夜夜母亲陪伴在我的左右,为了减轻我的疼痛,常常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并含着眼泪给我讲故事,还不时地用柔软的毛巾给我擦身子,用蒲扇给我扇风驱蚊子,生怕我再感染其它疾病。那时的母亲廋得只剩皮包骨头了,眼睛也深深地凹陷。我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,心想等我的病好了,我一定要好好报答。

  两个月时,我的病情就好多了,不再锥心地痛,三个月过去我基本康复。因为在这家医院我是第一个用这种方法治好病的人,所以医院没收一分钱。是父亲母亲的坚持、无尽的泪、无私的爱;是林医生的妙手把我从鬼门关拉回到人间,让我又快快乐乐地生活在充满温馨的氛围里,享受着世界上最伟大的母爱。

  我虽然很小,一场大病后,却懂得怎么去帮母亲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事:每天放学后丢下书包就到厨房,把青菜择好、洗好等母亲回家做饭。有一次母亲在田里干活很晚没回家,于是,我在家里学着擀面条,按照母亲操作的程序,结果怎么也擀不成面条,最后我把不成形的面条再次揉成团,用刀切成很多小块放在开水里煮熟,只等母亲回家吃。

  母亲吃在肚里,笑在脸上。春去春又来,我们都长大成人、结婚生子,母亲也不再年轻,头发已花白,皱纹也不客气地爬上了脸,不知是因为生活的重压还是背我的时间太长,总之,母亲的脊梁也不再挺直。这时,已为人母的我想了很多,母爱是什么?母爱是无声的细雨绵绵柔长,滋润着儿女健康成长;母爱是一盏指路明灯,指引儿女走入人生的正确航向;母爱是一缕缕阳光,温暖地洒进儿女的心房;母爱是无论你失败、消沉、生病甚至奄奄一息都永不放弃的真实写照。

  母亲,一个伟大的名字,凝聚了多少种情感,尝尽了多少种辛酸,有谁能数得清、道得明?母亲,正当您享受天伦之乐时,煤气中毒进入了医院,最终,就是华佗再世也不能把您从鬼门关拉回。母亲啊!您仅仅五十七岁,就这么走了,叫女儿拿什么去抱答您?

  传说人死先到鬼门关,出了鬼门关,就是黄泉路,接着是忘川河,最后便是奈何桥。桥上有一个叫孟婆的,她用一只碗专门把阳间每个人一生所流的泪都各自收集起来,煎熬成汤,这就叫孟婆汤又叫忘情水。喝了孟婆汤才能过奈何桥,才能把人间的爱恨情仇、浮沉得失、一切纠缠忘得干干净净,才能有机会进入下一个轮回,这个轮回只需要十八年。

 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喝孟婆汤,因为今生有许多爱始终不能忘却,特别是母爱,是人间最大的爱。为了来生再见今生的最爱,可以不喝孟婆汤,但必须跳入忘川河,等上千年、受尽煎熬之苦才能投胎。千年之后若记忆犹存,便可重入人间,去寻找前生最爱的人。

  母亲,我想对您说:女儿愿意受千年煎熬之苦,即使是凤凰涅槃我也愿意;母亲,听说奈何桥边有块青石叫三生石,三生石上会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,千年之后,我一定去那找您,我想再做您的女儿,到那时,我会好好地报答您对我的倾世恩情。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